關於部落格
  • 87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謝晉:電影演員和電影表演(1)

謝晉:電影演員和電影表演(1) (2008-01-15 20:46:39)
               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   謝晉
編者按:
    謝晉是一位善于發掘、啟用、扶持電影表演人材的影壇“伯樂”,他在拍攝現場、在與電影演員共同塑造銀幕形象的過程中,就電影演員及電影表演問題發表了一些意見。這些意見,有的已被整理成文,散見于各報刊。現將其中部分文章匯集于此。

   
之一:和演員的談話

    之二:演員得給自己穿一雙小鞋

    之三:表演要有生活氣息

    之四:要生活在自己的角色中

    之五:難在滴水不漏

    之六:兒童演員的選擇和處理

   
之一:和演員的談話
    ·從排練開始·
    目前世界上拍電影往往找氣質與角色相似的演員來擔任某一角色,尤其在意大利更為普遍。這樣角色與演員的距離一下子就縮短了許多。而我現在常常是用許多沒有演出經驗的新人,他們生活閱歷淺,表演基本功差,怎麼辦?因此我還得從一段一段戲的排練開始做起。首先根據對劇本中每個角色的分析,引導每個演員逐步掌握角色的基調;然後在排練中改變自身的習慣,縮短演員與角色之間的距離。
    ·案頭工作·
    由于劇本中人物之間的關系比較復雜,所以必須在案頭工作中仔細挖掘,臨到現場再來擠感情是不行的。平時積累多了,鏡頭前就會掌握得准確。演員千萬不能養成等導演講解的壞習慣。希望青年演員們能每天做好演員札記,經常請導演來檢查。
    寫角色自傳,一定要注意其內容應對將來人物的塑造有所幫助。我們常常講人物的性格;性格是一個人對事對物所持有的態度和行為的總和。演員要學會去尋找形成這種性格的原因,個性具體表現怎麼樣,在哪些地方可以展示出來。
    ·排練·
    給演員排戲我不主張死摳,要靈活些;導演排一個小時,讓演員自己下去琢磨一個小時。平時導演排戲是一種,演員自己的多種設計也很重要。凡是設計好的東西,一定要去掉設計的痕跡,要化成自己的東西;生搬硬套,使人極不舒服。電影演員對角色動作要設計,但更重要的是自然適應。
    一場戲是否生活化與導演的調度有很大的關系,但作為演員自己首先應該按生活的邏輯去行動。在演員做小品時,調度每次都可以改變。要適應各種調度,那麼在表演時就不會死硬了。演員還必須逐步適應不同的節奏氣氛,關鍵還是人物基調的掌握。我們排練如能拿到60分,鏡頭處理後就有70分的可能;排練拿70分,鏡頭處理後就能拿個80分。作為導演每次應想方設法去激發演員的創作熱情。
    ·鏡頭感·
    一個舞台演員在舞台上要有舞台感,一個電影演員在鏡頭前應該有鏡頭感,要使自己適應各種復雜的情況。
    電影演員講話時很忌諱眼睛老盯住對方,這樣內心往往容易空。我們應借助道具、形體來表達我們豐富的感情。而且演員要學會一面講話一面動作,不要一說話動作就忘了。    
    電影演員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基本功就是臉部肌肉的表現力。以前我們是不夠重視的,其實電影演員應該有這方面的嚴格訓練。演員的臉部表現力開始可借助手來幫助,然後根據不同的內心要求,做出正確的臉部反映。演員一定要在實踐中學會臉部表情的運用,並駕馭它。
    現代電影近景、特寫用得很多,如全劇900個鏡頭,主要角色的近景與特寫加起來起碼有1/4強。因此,主要角色得把鏡頭排一下隊,推敲琢磨每一個眼神的反映。演員對每一個鏡頭一定要自己先估計一下,大約在膠片中占幾秒鍾,然後根據這個時間而設計動作,不要有多余的東西,免得時間到了,真正要表達的內容還沒有演出來。
    電影特寫切忌咬牙切齒的東西,往往在電影中越是“控制”就越感人。拍戲前演員千萬不能睡覺。一睡覺精神狀態、臉部肌肉都會不一樣。
    ·拍攝現場·
    演員這工作是相當累的,表現在不能一般地完成任務。要根據特定的情景,與之有相適應的、真實可信的反映。而且一定要適應在各種情況下拍戲,思想要高度集中,緊緊抓住任務,培養真實的信念感。
    演員在鏡頭前笑場,然後圍觀的人也跟著哈哈大笑,這對整個攝制組是一個恥辱。
    有時我冒火,主要是由于演員自己不努力、不用功、達不到要求的緣故。世界上沒有小角色,只有小演員。即使是一個只有二分鍾的掃地工人,也要把這個人物演活,給人留下一個善良熱心的老人的印象。我反復地說,規定情景,人物關系一定要挖,這里面有很大的學問。即使戲少,但這二分鍾後面的勞動要付出許多汗水,要能一上場就把規定情景帶出來,從形體上就能讓人知道是什麼天氣、季節,角色的心情怎麼樣等等。
    在戲中凡是畫龍點睛的對話,說重些也無妨。電影要求台詞口語化,但邏輯重音一定要有。台詞說得正確與否,關鍵還是對人物的理解是否對。
    拍劇炤千萬不要靜止地拍,一定要在戲的進行中拍攝,這樣拍出來的炤片才有生命力,才有內容。
    ·注意積累,要有特色·
    演員又一基本功,就是隨時觀察人物,揣摩各類人的精神面貌,到時候“倉庫”中就有東西可取了。一般生活閱歷淺的演員,只能靠情緒記憶來幫助自己更快地進入角色。好的演員案頭工作做60分,但到鏡頭前能拿出80分來;而理性的演員案頭工作往往做了80分,但在鏡頭前只能拿出60分,我們需要的是前一種演員。做到鏡頭前的極放松是靠平時基本功的積累。
    劇本中的不足之處,要靠演員的表演來彌補。用功的演員腦子應不停地在想,使自己的表演賦有特色。搞藝術是要有所追求的,一定要充分發揮自己的藝術魅力。每拍一部戲,演員就得給自己穿一雙小鞋,找一個難題,摸索總結一點東西。這樣每部戲就有新鮮感,就有從頭開始的感覺了。一個演員演幾十部戲,應當每部都不一樣。一般來說,演員掌握角色的性格基調還是件容易的事;但要有魅力,要處理得與人不一樣,這就要求更高了。
    ·導演工作·
    我每天反反復復看劇本,你們感到奇怪。其實我每看一遍劇本,腦子里就過一次電影。我要把每個鏡頭反反復復在腦子里擺來擺去,直到擺順了才罷休。這樣到了現場工作起來就不會疙疙瘩瘩了。
    往往鏡頭分死了以後,一點可摸索的東西都沒有了。我現在是把鏡頭大概分一下,不死炤這個框框,靠大家來豐富。不同的導演是從不同的角度去看問題的。佐臨導演經常用喜劇的眼光去看待人世間的一切;有的導演就從正劇的角度觀察人生,他們拍攝的影片也就會形成不同的風格。
    對待演員有兩種方法:一是啟發式,二是灌輸式。也就是說,一種是從內部到外部,另一種是先有外部再有內部。這是兩種不同流派的表演方法。對于沒有經驗的演員,我先是灌輸式地幫他找到一種強烈而又准確的外部形體動作,慢慢再教他往內部發展。
    ·把好質量關·
    導演拍攝一部影片,好像雙手捧著水,每一步都必須聚精會神,嚴謹認真。如果這個鏡頭不理想,湊合一下,漏掉一點,那個演員表演不對頭,將就一下,又漏掉一點,那麼整個影片的質量就會一點一點漏光了。
    (多凌整理)
    (原載《上影畫報》1982年第3期)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《中國電影年鑑》1983卷

謝晉:電影演員和電影表演(1) (2008-01-15 20:46:39)
               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   謝晉
編者按:
    謝晉是一位善于發掘、啟用、扶持電影表演人材的影壇“伯樂”,他在拍攝現場、在與電影演員共同塑造銀幕形象的過程中,就電影演員及電影表演問題發表了一些意見。這些意見,有的已被整理成文,散見于各報刊。現將其中部分文章匯集于此。

   
之一:和演員的談話

    之二:演員得給自己穿一雙小鞋

    之三:表演要有生活氣息

    之四:要生活在自己的角色中

    之五:難在滴水不漏

    之六:兒童演員的選擇和處理

   
之一:和演員的談話
    ·從排練開始·
    目前世界上拍電影往往找氣質與角色相似的演員來擔任某一角色,尤其在意大利更為普遍。這樣角色與演員的距離一下子就縮短了許多。而我現在常常是用許多沒有演出經驗的新人,他們生活閱歷淺,表演基本功差,怎麼辦?因此我還得從一段一段戲的排練開始做起。首先根據對劇本中每個角色的分析,引導每個演員逐步掌握角色的基調;然後在排練中改變自身的習慣,縮短演員與角色之間的距離。
    ·案頭工作·
    由于劇本中人物之間的關系比較復雜,所以必須在案頭工作中仔細挖掘,臨到現場再來擠感情是不行的。平時積累多了,鏡頭前就會掌握得准確。演員千萬不能養成等導演講解的壞習慣。希望青年演員們能每天做好演員札記,經常請導演來檢查。
    寫角色自傳,一定要注意其內容應對將來人物的塑造有所幫助。我們常常講人物的性格;性格是一個人對事對物所持有的態度和行為的總和。演員要學會去尋找形成這種性格的原因,個性具體表現怎麼樣,在哪些地方可以展示出來。
    ·排練·
    給演員排戲我不主張死摳,要靈活些;導演排一個小時,讓演員自己下去琢磨一個小時。平時導演排戲是一種,演員自己的多種設計也很重要。凡是設計好的東西,一定要去掉設計的痕跡,要化成自己的東西;生搬硬套,使人極不舒服。電影演員對角色動作要設計,但更重要的是自然適應。
    一場戲是否生活化與導演的調度有很大的關系,但作為演員自己首先應該按生活的邏輯去行動。在演員做小品時,調度每次都可以改變。要適應各種調度,那麼在表演時就不會死硬了。演員還必須逐步適應不同的節奏氣氛,關鍵還是人物基調的掌握。我們排練如能拿到60分,鏡頭處理後就有70分的可能;排練拿70分,鏡頭處理後就能拿個80分。作為導演每次應想方設法去激發演員的創作熱情。
    ·鏡頭感·
    一個舞台演員在舞台上要有舞台感,一個電影演員在鏡頭前應該有鏡頭感,要使自己適應各種復雜的情況。
    電影演員講話時很忌諱眼睛老盯住對方,這樣內心往往容易空。我們應借助道具、形體來表達我們豐富的感情。而且演員要學會一面講話一面動作,不要一說話動作就忘了。    
    電影演員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基本功就是臉部肌肉的表現力。以前我們是不夠重視的,其實電影演員應該有這方面的嚴格訓練。演員的臉部表現力開始可借助手來幫助,然後根據不同的內心要求,做出正確的臉部反映。演員一定要在實踐中學會臉部表情的運用,並駕馭它。
    現代電影近景、特寫用得很多,如全劇900個鏡頭,主要角色的近景與特寫加起來起碼有1/4強。因此,主要角色得把鏡頭排一下隊,推敲琢磨每一個眼神的反映。演員對每一個鏡頭一定要自己先估計一下,大約在膠片中占幾秒鍾,然後根據這個時間而設計動作,不要有多余的東西,免得時間到了,真正要表達的內容還沒有演出來。
    電影特寫切忌咬牙切齒的東西,往往在電影中越是“控制”就越感人。拍戲前演員千萬不能睡覺。一睡覺精神狀態、臉部肌肉都會不一樣。
    ·拍攝現場·
    演員這工作是相當累的,表現在不能一般地完成任務。要根據特定的情景,與之有相適應的、真實可信的反映。而且一定要適應在各種情況下拍戲,思想要高度集中,緊緊抓住任務,培養真實的信念感。
    演員在鏡頭前笑場,然後圍觀的人也跟著哈哈大笑,這對整個攝制組是一個恥辱。
    有時我冒火,主要是由于演員自己不努力、不用功、達不到要求的緣故。世界上沒有小角色,只有小演員。即使是一個只有二分鍾的掃地工人,也要把這個人物演活,給人留下一個善良熱心的老人的印象。我反復地說,規定情景,人物關系一定要挖,這里面有很大的學問。即使戲少,但這二分鍾後面的勞動要付出許多汗水,要能一上場就把規定情景帶出來,從形體上就能讓人知道是什麼天氣、季節,角色的心情怎麼樣等等。
    在戲中凡是畫龍點睛的對話,說重些也無妨。電影要求台詞口語化,但邏輯重音一定要有。台詞說得正確與否,關鍵還是對人物的理解是否對。
    拍劇炤千萬不要靜止地拍,一定要在戲的進行中拍攝,這樣拍出來的炤片才有生命力,才有內容。
    ·注意積累,要有特色·
    演員又一基本功,就是隨時觀察人物,揣摩各類人的精神面貌,到時候“倉庫”中就有東西可取了。一般生活閱歷淺的演員,只能靠情緒記憶來幫助自己更快地進入角色。好的演員案頭工作做60分,但到鏡頭前能拿出80分來;而理性的演員案頭工作往往做了80分,但在鏡頭前只能拿出60分,我們需要的是前一種演員。做到鏡頭前的極放松是靠平時基本功的積累。
    劇本中的不足之處,要靠演員的表演來彌補。用功的演員腦子應不停地在想,使自己的表演賦有特色。搞藝術是要有所追求的,一定要充分發揮自己的藝術魅力。每拍一部戲,演員就得給自己穿一雙小鞋,找一個難題,摸索總結一點東西。這樣每部戲就有新鮮感,就有從頭開始的感覺了。一個演員演幾十部戲,應當每部都不一樣。一般來說,演員掌握角色的性格基調還是件容易的事;但要有魅力,要處理得與人不一樣,這就要求更高了。
    ·導演工作·
    我每天反反復復看劇本,你們感到奇怪。其實我每看一遍劇本,腦子里就過一次電影。我要把每個鏡頭反反復復在腦子里擺來擺去,直到擺順了才罷休。這樣到了現場工作起來就不會疙疙瘩瘩了。
    往往鏡頭分死了以後,一點可摸索的東西都沒有了。我現在是把鏡頭大概分一下,不死炤這個框框,靠大家來豐富。不同的導演是從不同的角度去看問題的。佐臨導演經常用喜劇的眼光去看待人世間的一切;有的導演就從正劇的角度觀察人生,他們拍攝的影片也就會形成不同的風格。
    對待演員有兩種方法:一是啟發式,二是灌輸式。也就是說,一種是從內部到外部,另一種是先有外部再有內部。這是兩種不同流派的表演方法。對于沒有經驗的演員,我先是灌輸式地幫他找到一種強烈而又准確的外部形體動作,慢慢再教他往內部發展。
    ·把好質量關·
    導演拍攝一部影片,好像雙手捧著水,每一步都必須聚精會神,嚴謹認真。如果這個鏡頭不理想,湊合一下,漏掉一點,那個演員表演不對頭,將就一下,又漏掉一點,那麼整個影片的質量就會一點一點漏光了。
    (多 凌整理)
    (原載《上影畫報》1982年第3期)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《中國電影年鑑》1983卷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